电台首页 -> 文明公益 -> 文明佛山城

老人编村志 折射古村文化复兴力量之困

佛山日报    2015-12-15 06:54:05




10月13日,永春大师陈华顺故里马东村内,来自各地的永春弟子进行武术文化交流。

  12月3日,市委书记刘悦伦巡查古村落活化升级时来到三水长岐村,在一间保存完好的古代家塾中认真听完村民唱粤曲,禁不住点赞:让人们来到这里不只是走走看看,还要能让人坐下来,因此设置休闲区是很好的做法。

  自我市启动古村落活化升级以来,古建筑修缮、村容村貌美化等硬件工程,与整理村史村志、恢复民俗活动等软件同步推进,一批文化品牌、民俗文化活动得到复兴、彰显。佛山日报记者今年走访传统村落发现,各村对文化传承、保育的热情不低,但在推动时有些势单力薄、力不从心。

  多位专家建议,古村落的文化传承和保育,需要引入高校、学界等专业团队力量,协助村落开展文化挖掘与整理工作。

  文化活化 重现“精气神”的点睛之笔

  在高明荷城阮埇村,八旬老伯区汝彬是村里的讲解员。由他积累数十年收集整理而成的资料《阮埇扫说》,是目前介绍阮埇的主要参考资料。这本书是他见证和经历的记录,还把其他老一辈村民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。

  近年来,佛山各传统村落除了修葺祠堂、提升综合环境外,以族谱、村史村志乃至旧农具、家具收集等文化工程热情提起来了,众多像区伯一样的热心村民参与到文化建设中。

  在古村活化升级工作中,这也是一项“硬指标”。如《佛山市百村升级行动计划建设方案》明确的古村落活化升级建设标准中,第三个即是特色文化资源活化利用。该项包括挖掘文化内涵、还原乡俗生活、打造文化载体三项。村史村志修编、村史馆和名人博物馆建设等,均是具体的要求。

  在古村落活化中,“宜居”为目标的硬件建设是活化升级的一步,更重要的是,佛山将古村活化升级从建设文化导向型城市、传承岭南文化的高度,对古村落文化的活化订立了高标准。

  令人欣喜的是,佛山古村落的文化活化升级热情已起。目前,各村都在推动村史村志修编、村史馆和名人博物馆的建设。禅城孔家村今年复办中断了几十年的祭孔、开笔礼、文昌诞等民俗文化活动。禅城莲塘村、南海松塘村、顺德马东村等大力开展龙狮、翰林、武术等村庄文化品牌的打造。

  创新模式借力社会组织专业力量

  佛山日报市民观察员梁强波留意到,阮埇村的故事不少是区汝彬老人手写记录的,而这种情况在他走读的20个村落中并非个例。“老一辈村民都是靠着一腔热情在做,文化的活化首先要抢救的,是这些随时可能随着老一辈村民消失的非物质遗产。”

  除了这种依靠乡贤、村中老人的模式外,一些新的模式在古村落活化中开始露头。在禅城南庄的罗园村,承担该村“美丽乡村”计划的公益组织绿行者同盟除了帮助村里编制规划、修缮古建、综合包装外,还开展文化发掘和保育工作。绿盟的志愿者团队在村里开展“口述历史”等记录活动,整理编纂村史;联合暨南大学开展村中名人罗文俊的资料收集《乡村文化记忆之罗文俊研究》的编撰;绿盟通过项目众投的方式发起“浪漫水乡我的船”项目,投放50艘草艇展示水乡游魅力。

  而在9月,顺德碧江村和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展开产学研合作,共建产学研、创新创业、协同创新及科学健康指导站4个基地,其中,产学研基地将开展文化资料收集、整理、传承及建立古祠堂大数据。碧江村委只是提供平台,不承担费用。

  “抢救历史首先要做的是口述史,这方面院校有着较好人力、学术资源,学生也希望得到社会实践的机会,他们的专业性一定程度上可以协助村落开展文化建设工作,希望能看到更多合作。”广东省广府文化研究基地副主任、佛科院教授陈恩维说。

  在邻近佛山的江门市,这一模式已经收获成果。今年9月,开平仓东村的“仓东教育基地”项目获得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优秀奖。该项目是学者发起、协会协助,由香港炼金石国际文化教育公司支持运营的公益性项目。它坚持尊重遗产、尊重文化开展祠堂修缮等工作,不做“假古董”、旅游区,带人真正走进当地的文化气氛中。

  谁来推动

  古村建设需“扶上马,送一程”

  “村里不是不想深挖,而是缺钱也缺人。”记者走访部分古村落时,不少村民都一致表达了这种无奈。由于资金和人才的短缺,目前,一些村落的保育和活化工作多停留在“筑巢”阶段,村史撰写、名人资料整理多倚靠村中长者。

  而对引入社会组织、高校等资源合作,不少村也有疑问,“引入社会组织要多少钱?”“我们还没有这样的意识,更没有路子能找到合作者。”

  “佛山古村的文化活化,需要招才引智。”有民间文化学者指出,无论是传承凸显岭南文化个性的愿景,还是村里对文化发展无力的状况,都决定了佛山要在古村文化建设上迈出更大步的探索。

  记者留意到,古村文化建设,往往由地方政府大力倡导先行。如在2013年,顺德龙江镇23个村居与佛科院合作,全面统一推进村居的村志修编工作。该项合作由区政府以购买服务的方式提供资金支持。而在顺德杏坛镇,2014年初在永春大师陈华顺故里马东村启动了“文化活村 社群共治——马东村永春文化主题村”营造项目。该项目由杏坛镇推动。

  事实上,我市在古村活化的三份指导文件中,也明确了方向:注重引入专业技术力量、社会组织力量,与有影响、具实力的专业机构开展合作,文明创建、文物和非遗保护、基层社会组织建设等专项资金尽可能向古村活化整合汇集倾斜。

  “古村文化的活化和传承,也必须通过社区营造的方式让村民知晓、共享,让年轻一代一代接棒传承,而不是活在历史里、老一辈那里”,佛山市学思口述史研习所负责人姚远说。这家在佛山旧城文化保育中开展多年纪录的社会组织,也曾深入桂城叠滘,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讲述当地四美公祠的重建历程。

上一条 黎润明一家四口历经8年塑出“五百罗汉”
25.3K
图片新闻

文明佛山城

  • 绝处逢生的佛山小女子,如何在美国逆...

  • 《我从佛山来》首集开播 讲述佛山故事...

  • 第五届"WO爱佛山 唱响全城"音乐节揭晓...

  • 黎润明一家四口历经8年塑出“五百罗汉...

  • 老人编村志 折射古村文化复兴力量之困...

  • 佛山昨天为15位“最美军嫂”颁奖
  •